位置导航>> 首页 >> 武大要闻 >> 正文
详细新闻
专访史家齐锡生:胡适不是及格的驻美大使_平陆新闻
发布时间:2019-03-26  作者:平华宗  来源:新闻资讯  访问次数: 21999

原题目:专访史家齐锡生:胡适不是及格的驻美大使

  “外交政策选择的对错,真是既可以兴邦,又可以丧邦,能不稳重戒惧乎?”在《从舞台边缘走向中央》的最后,齐锡生先生写下这句话。

齐锡生,芝加哥大学博士,主修国际关系和政治学,1967~1991年任教于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,1991~2002年到场香港科技大学的建校事情,研究兴趣包罗中国近代以来的内政外交、国际关系理论和军备战略问题,作品《中国的军阀政治》《剑拔弩张的盟友》影响甚巨。

《从舞台边缘走向中央》是继《剑拔弩张的盟友》之后,齐锡生先生对二战时中美同盟深入研究的又一部力作。《剑拔弩张的盟友》聚焦于抗战后期中美同盟运转的现实状态,《从舞台边缘走向中央》则聚焦于抗战初期中美告竣同盟的艰难历程。两书合并起来,即为“从外交视角看抗战”的全史。

通细致致的史料研读,齐锡生先生发现:美国相关档案被大量“下手脚”,以致恒久以来,许多读者被史迪威、马歇尔等人看法误导,忽略了在同盟历程中,美方对中方始终抱有种族歧视的态度。而令人震惊的是,作为驻美大使,胡适先生体现不及格,一味迎合美方,不惜牺牲民族利益。倒是宋子文不择手段,反而取得一定结果。

抗战初期,蒋介石外交重点是争取苏联、德国和英法,美国本不在他的视野中。因美国推行伶仃主义政策,不愿干预国际事务,且日本侵华,对美利益不组成直接威胁。

恰在此时,胡适提出“苦撑待变”的看法,与蒋介石的想法不约而同。双方通过深入相同,胡适提出的“先争取美国民众支持,为未来中美同盟做铺垫”的想法感动了蒋,恰恰蒋试图重整事情不力的驻美使馆团队,便力排众议,请胡适担任驻美大使。

胡适到美后,通过巡回演讲等要领,营造出一个有利于中方的舆论情况。

欧战发作后,曾给蒋最大资助的德国、苏联先后与日本缔约,法荷亡国,英亦无力关注亚洲,蒋的外交四周楚歌,只好将重点转向美国。

一涉及详细事情,胡适的短板便展现出来。他缺乏专业外交知识,不懂详细操作,在争取外助、搜集信息、干预美国决议等方面,结果不佳。万般无奈,蒋介石只好重新启用宋子文。

宋子文与胡适太过信托美国政客、坐等时机差别,他自动出击,用近乎无赖的手段,很快打开局势:在美国高层建设了关系网,取得了罗斯福的信托,在争取外助上也有希望。

在宋子文的争取下,罗斯福派私人特使居里来华探路,因事先获得宋子文秘报,蒋介石予以热情接待,向居里开放了所有政府信息,让居里感应蒋的诚意,中美向结盟偏向大大迈进一步。

1941年12月7日清早,日军偷袭珍珠港,吓慌了神的美国突然发现了中国是可以结盟的工具,中美急忙同盟,已靠近临界点的中国终于竣事了“苦撑”。

蒋介石的韧性、胡适的迂阔、陈光甫的磊落、宋子文的自尊、罗斯福的怯懦、美军“中国通”们的刚愎与自私……交织成一幅高度庞大的历史画卷,谋国之难尽在其中。

显然,《从舞台边缘走向中央》在追寻历史真相的同时,更寄托了83岁的齐锡生先生对未来的思索。

美国的史料也被动了手脚

新京报:你是怎样想起写抗战史的?

齐锡生:我不是学历史的,对于历史,我是外行,历史系最基本的要领论我都没学过。我的专业是国际关系研究,原本想写外交,只是已往200年,外交与历史关系太亲近,以是写成历史了。

1962年,我到美国去读研究生,为了找博士论文选题,看了一些质料,都是在其时台湾看不到的。其时的感受是:这才是历史。其中包罗美军关于二战的官方史、芭芭拉·塔奇曼的《史迪威与美国在中国的履历》,另有邹谠先生(他是我的先生)的《美国在中国的失败》等。其时想固然地以为,美方质料一定更老实;若是说有一点遗憾,就是以为这些书引用中文档案少,否则会更精彩。

于是,我转头去看中方质料,如《总统蒋公大事年谱长编》等,但不太信赖它们,由于编者做手脚的念头太显着。看了一段时间,又去看美方的质料,意外发现其中许多地方做了手脚。

好比各人常引用美国国务院的质料摘要,可一对全文,发现摘要中刻意忽略了许多工具,这提醒了我:有人在避重就轻。

2005年1月,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正式公然了蒋介石日志,我和学者杨天石都去抄。蒋介石日志的字迹很是潦草,用的是梁启超式中文,半文半白。纵然是我们这个年事的读者,也常有看不太懂的地方,常为一个字讨论很长时间。

看了蒋介石日志,我有信心了。究竟美方的质料、中方的质料我都读得差不多了,中文质料中哪些地方动了手脚,我大要知道。相比之下,美方质料下手脚手法很是隐藏,通过对比蒋介石日志,才气看出来。

从读研究生到现在,我一直在做相关研究,积累成这本《从舞台边缘走向中央》,可以说,这本书我整整写了40年。

史迪威事实懂不懂中文

新京报:你说美国史料下手脚了,有例证吗?

齐锡生:那就太多了。

好比滇缅战争中史迪威临阵脱逃,马歇尔都感应有些不安,打电话给蒋介石,问中国人对史迪威有什么看法。蒋介石可能还不知道史迪威逃跑了,说我们对他充满信托。这下马歇尔放心了,这是尺度的美国人的逻辑:你们自己都说信托他,我们也就没责任了。蒋介石知道真相后,气得要送史迪威上军事法庭。可在美国军方编纂的正史中,对此一字不提。

在美国军方正史中,基本不谈接替史迪威的魏德迈。因魏德迈和蒋介石关系搞得很好,这就没法说蒋刚愎自用、导致史迪威出局了,只好忽略魏德迈。

人们以为史迪威受委屈,因《史迪威与美国在中国的履历》这本书影响很大,作者芭芭拉·塔奇曼用功得不得了,但她不懂中文,且只看了史迪威的质料,连马歇尔的质料都没看,成了史迪威的传声筒。

我去马歇尔图书馆查了一个多月的质料,由于好长时间没人来,事情职员特殊热情,提供了许多资助。充实相识美方质料后会发现,常被引用的那些工具太片面,且附加了选择性。

好比,史迪威在向中国士兵训话前,会让秘书在中文稿上注好音,并附英文诠释,然后他才去朗读,我看到了这个讲话稿的原件。可在塔奇曼的书里,就成了史迪威的中文“很好”。

胡适不是一位及格的大使

新京报:以往人们对胡适任驻美大使这段履历多有赞扬,你在书中却出现出胡适“书生误国”的一面,你是怎样发现这一点的?

齐锡生:我上高中时才听说胡适这小我私家,上大学时和他见过面,听过他的演讲,真是万分赞赏,以为他是一个“出淤泥而不染”的人。他说不要做官,以是我一直也不愿当官。可走进史料,我的情感取向遭到攻击。

在拉近中美民众情绪交流方面,胡适的功劳很是大,作为亲善大使或文化参赞,他是很是及格的。

蒋介石请胡适任驻美大使,他回信说:我当大使,不卖力找贷款、找军援之类。第一次看到这条史料,我大吃一惊:其时国家正在战争中,不起劲争取外助,这照旧大使吗?对胡适的要求,蒋介石居然也接受了。由于美国其时还没进入蒋的视野,他全力在拉苏联和德国。

胡适对美国的政治制度比力熟悉,提出先争取美国民众支持,以待国际时势转变,即“苦撑待变”。

胡适原主张对日妥协,甚至提出放弃东三省。胡适是爱国者,他以为其时中国的国力太弱,不如先增强国力,再举行决战。他以为,东三省就像法国的阿尔萨斯和洛林,今天让出去,明天还能夺回来,要害看实力。

“七七事情”后,胡适态度发生逆转,意识到这是一场文明对野蛮的战争,今后坚定支持“抗战到底”。这一转向获得蒋介石的重视,在胡适建议前,蒋在日志中已提出“苦撑待变”,以是二人很快告竣共识。

蒋介石对美国没更高期望值,只想争取一点民间好感,以备未来之用,派胡适去最合适。

胡适品质很高,好比他提议,自己在大学中有人为,不拿政府薪水。他走遍美国,用演讲来争取民众,患了重病也不休息,所有开销公私明白。然而,作为大使,胡适太不及格。他驻美多年,在美国政界高层险些没建设什么人脉,他也不愿到场政客圈的运动,未在高层建设信息渠道。美国人说什么,他就听什么。美国政客喜欢胡适,由于他温良恭俭让,美国人以为中国人就应该这样。

宋子文敢跟美国人耍心眼

新京报:在中美实现同盟的历程中,宋子文的作用不行忽视,为何美方对他评价这么低?

齐锡生:我此前很是不喜欢宋子文。

胡佛研究所珍藏着46箱宋子文的质料,但没获得授权,不能对外开放。研究所的人建议我,给宋子文眷属写封信,作为研究者,较容易被认可。但我拒绝了。欠了他家的人情,未来别人会质疑我写的工具是否客观,这种事我不干。幸亏几年后,这些质料也开放了。

美国人厌恶宋子文,由于他和胡适的气势派头完全差别。

蒋介石初期是“苦撑待变”,可随着日本和德国、苏联先后签署宁静协议,英、法又陷在欧洲战场上,蒋不得不重视对美关系,从“苦撑待变”转向“苦撑求变”。可胡适过于消极的外交方式基础无法实现这一目的,以是蒋不得不起用宋子文,此前宋已被弃捐多年。

对于宋子文,蒋不太信托,以为他太张狂,重新启用他前,蒋还特殊举行了一次长谈,希望宋子能收敛锋芒,从效果看,似乎没起到什么效果。

为了不伤胡适的体面,蒋介石请胡适回国转任他职,被胡适拒绝。今后,只让宋子文任特使,让胡适继续任驻美大使,可在几个要害事务上,胡适体现甚差。

宋子文没什么大战略,但操作能力强,他意识到美国政界也分许多派,应加以使用。他到美国后,很快建设起自己的人际关系网,这让美国政客很不满。依附人脉,宋子文甚至窃取过美国政府的秘密文件,把蒋介石吓得够呛,嘱咐不能再这么干。

宋子文经常直接找到罗斯福,提出中方的要求,而此前胡适只是礼仪性地造访罗斯福,抗战时势恶化时,罗斯福甚至自动对胡适说,是否希望美方援助,胡适却回覆:中国会继续坚持下去。

美国人喜欢胡适,由于他知趣、不给别人添贫苦,宋子文则野心勃勃,敢跟美国人耍心眼,敢和他们争论。宋子文是哈佛大学的博士生,论学历论智商,都不输于美国政客,以是他很是自尊,有些目中无人,这让一些美国人无法接受,以为:你是一其中国人,怎么敢这样?

美国人把自己当成爸爸

新京报:史迪威说蒋介石是守旧、关闭的军阀,满脑壳农民头脑,对现代军事一无所知,这是真的吗?

齐锡生:这是一个很庞大的问题。

蒋介石曾留学日本,是典型的亲日派。通过现实接触,他看到了日本国民的优点,如坚韧、忠诚、质朴等,他以为中日应携手,蒋喜欢王阳明,也因其时日本盛行“王学”。

蒋介石又是民族主义者,以是在文化上是从日派,在军事上是反日派。战后他主张以德报怨,不希望中日恒久对立,并希望保留日本天皇。

在日志中,蒋介石对国民性有较多批判,以为国人动辄头脑发烧,需不停泼冷水。

可见,蒋介石并不守旧、关闭,史迪威这么看,是有缘故原由的。

偷袭珍珠港前,美国军方基础看不起日本,战争发作后,又陷入极端恐慌中,甚至怕日军占领阿拉斯加,派史迪威去那里组织民众反抗。

美军接纳的盘算公式和日本侵华时接纳的盘算公式是相同的,只是思量武器、经济、军队数目等,以是日本人以为自己优势太大了,要3个月死亡中国,忽略了中国人的民族精神与奋斗意志。同样,美军也只看到武器、经济、武士数目等,以是以为日本绝不敢挑战自己。

军方对蒋介石的狂妄态度让罗斯福都感应很不安,频频提醒说,蒋是4.5亿人的总统,不能用对非洲酋长的态度来对他。

实在,美国非军方人士体现得也欠好。罗斯福派特使居里到重庆,这是中美同盟的要害一步,双方谈得很好,但中方质料被动了手脚,由于居里对蒋介石说:中美关系就像爸爸和儿子之间的关系,现在管得多一点,未来儿子体现好了,爸爸就不管了。

在中方质料中,下手脚的地方不多,但居里这段话说得太难听了。

种族歧视是惯出来的

新京报:史迪威、马歇尔等曾在中国恒久生涯,是“中国通”,可他们对援助中国体现得最消极,这是为什么?

齐锡生:有了种族歧视心理,越是“中国通”,对中国越欠好,他们自以为最相识中国,以为中国没什么了不起。

固然,我们也应检验自己,正因应对不妥,才让别人发生了歧视心理。

史迪威、马歇尔曾在中国恒久生涯,他身边的中国人都是唯唯诺诺的,听他们会讲一两句中文,连忙夸他是“中国通”。会说中文有什么可值得歌颂的呢?我们到外洋,纷歧样要说英文?

我在香港,一次遇到外国人不守秩序,保安却不管。问他为什么不管,保安说自己不会英文,说了对方也听不懂。外国人来中国,就应该和他讲中文,听不懂是他的问题。正是通过这些一样平常行为,种族歧视被一点点造就起来。

要引经据典,不要博闻强记

新京报:史料太多,怎样才气都看完呢?

齐锡生:中国学者和外国学者差别。外国学者是先入为主,中国学者喜欢做起居注,对细节斩钉截铁,可知道这些有什么用?有的细节不那么主要,要害看从中获得什么启发。

昔人做历史,强调博闻强记、引经据典。

在今天,有互联网和电脑,博闻强记已不太主要,要害在引经据典,造就出跨学科的治学要领。只在单一知识中下功夫,就算“上穷碧落下黄泉”,人家一句“有用吗”,连忙就把你戳破了。

我最不喜欢读引经据典太多,却看不出问题有什么主要的书。

搜集史料不是目的,目的是获得讲话权。现在有许多小问题专家,虽然能拿到博士、硕士,但太铺张时间了。应该在看法史的框架下,多想几步,然后再跳到史料中去。好比“一二八事情”,许多人说蒋介石消极抗战,到处给十九路军掣肘,以引诱日军攻击租界,让列强出头解决。这说的对差池呢?

有了问题,我们再去查史料。那么就会发现,“一二八事情”的中方主力是陈诚、张治中的队伍,对外称十九路军,因蒋介石想吓唬日本人——我们的地方队伍就这么厉害,你还敢侵略中国?

在战争中,张治中发现日军器炮的巷战威力不如野战,建议以后多打巷战。蒋介石以为找到了新战法,可到1937年时,他发现基础不行,在日志中写道:“此次受文白(张治中字文白)误导不浅。”

至于说蒋介石想引诱日本人打租界,他的几十万雄师可以一打就走,没须要坚持一个多月。

若是一最先没有问题意识,这些史料就没有任何意义。从研究到网络史料,到剖析,再到结论,在这个历程中,网络史料最不主要。

很多多少人都市问我:相关史料你都看了吗?可我为什么要看完呢?历史学者不是质料员,质料员坐在宝山上,可他看不出其中的珍贵。有的单元把史料藏起来,以后再研究,实在大错特错。

历史名著《寡头统治铁律》,史料源于一家意大利工厂,再如《论美国的民主》,托克维尔只在美国旅行了六个月,照样能写出来。可见,反面看法联合,史料就是垃圾。

责任编辑:

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
文章评论
请遵守《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。
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。
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。
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
 匿名发布
20967条评论    共1页   当前第1
相关阅读
42277
专题网站

 电子邮箱:wdxw@whu.edu.cn 新闻热线:027-6861576       

通讯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武昌珞珈山 传真:68752632 邮编:4397609